百年之谜: 欧洲1665年古地图,中国版土屹立武圣关公

来源:
世界关公文化网
时间:
2018-12-21

世界关公文化网消息: 16年前,著名作家李存葆将军发表了纪实文学《东方之神》,一段文字引起了朱正明先生的注意:“早在1665年,奥匈帝国于维也纳出版的世界各国地图中,在我国的版图之上,立着一位民族的精神代表人物,他就是关公,足见我们的武圣关公在那时之世界,已影响广深。”

    走遍天涯访关公的摄影家朱正明想:这幅地图出于何人之手?这位外国绘图艺术家如何知道东方万里之外的华夏关云长?图中的关公是怎样的形象?哪里能找到这幅地图......?

多年来,朱正明委托中国社科院胡小伟研究、山西运城解州关帝庙卫龙所长,以及海内外朋友协助寻找,都没有找到这幅地图。1665年欧洲古地图,似乎成了西方万里之外的百年之谜。

 

 维也纳《世界大地图1665》中国版图上,描绘中华武圣关公

 

  

  真是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,欧洲绘画师笔下的关公,就像一位欧洲血统的关老爷。周仓将军更像一位欧洲武士

 

 《世界大地图1665》Atlas Maior of 1665 封面

 

 岳麓书院胡劼辰教授在北京讲述关帝文化

 

    2018年夏天,中国人民大学在北京举办首届国际关公文化论坛,50余位嘉宾来自美国、法国、德国、日本以及中国海峡两岸。朱正明演讲了《摄影家眼中的世界关帝文化》,特地提到1665年的维也纳古地图,提到地图中描绘的关公,期待哪位学者在哪个国家的哪家图书馆,能有惊奇发现。

    近日,朱正明收到岳麓书院胡劼辰教授的信息,点开一看,满是惊喜!胡教授发来的,就是朱正明寻找了10多年的维也纳古地图,更有古地图上的关公画像。关公身着红袍,头戴红帽,左手拈动美长髯,右手紧握佩剑,威风凛凛,身后的周仓,一身绿袍,握青龙偃月刀侍立。两位华夏英雄,描绘在中国四川地图之上。这是胡教授查询欧洲多家图书馆发现的。

    没过几天,朱正明收到了胡教授快递的《Atlas Maior of 1665》,这本大部头的古地图册,512个页码,差不多两寸厚,10来斤。据介绍,荷兰东印度公司官方水文工作者威廉·布劳Willam Blaeu,和他的儿子约翰内斯·布劳Joan Blaeu绘制的地图,颇具收藏价值,Joan Blaeu《Atlas Maiorof1665》原版,仅在美国、德国和奥地利国家图书馆各有一套,一本价格已达65万英镑以上。

    这本1665年1月1日在维也纳出版的拉丁语原版,11卷594幅地图,横跨北极、亚洲、欧洲和美洲,巧妙地绘制了各个国家的风土人情,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国多个省份的边界线及城市名称。中国地图包括北京、山东、四川、江西、福建、云南等省市。地图用生动的图案展现出各地特色,云南地图上有大象,北京地图上有朝廷官员与西方使者交流的场面,四川地图上出现了关公和扛大刀的周仓。从古地图中看得出来,作者所在的世界第一航海强国荷兰,当时已经掌握了丰富的海外地理史料。

德国Taschen出版社,用维也纳国家图书馆的黄金高拷贝,近年再版了这本经典地图,还将它翻译成英语、法语、德语三种语言。前言中说,“最高级的词汇,都不足以形容 Joan Blaeu的《Atlas Maior》,这是地图制作史以来最奢侈的壮举之一。最初的拉丁文版本于1665年完成,是17世纪出版的最大、最昂贵的书。”

 

 《世界大地图》作者,荷兰学者约翰内斯·布劳Joan Blaeu

 

  非洲地图上的插图

 

  大地图充分展示了十七世纪欧洲航海成果

 

  在地中海北岸的巴塞罗那,文化学者朱正明向西班牙少女讲述中国关公故事  

 

欧洲人绘制的中国为什么竖立关公文化学者朱正明说,我们首先要从历史的角度分析。明朝第十三位皇帝朱翊钧,年号万历10岁登基,在位48年,是大明历史上影响重大的帝王。万历皇帝20岁,诏告全国减税免刑,下旨祀封关公为“协天大帝”。万历十八年(公元1590年)再度颁旨,追封关公为“协天护国忠义帝”。万历四十二年(公元1614年),封关公为“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震天尊关圣帝君”,这时,离约翰内斯·布劳Joan Blaeu绘制世界大地图,刚好早半个世纪。

    清王一统中国的是第三代君主顺治。顺治皇帝十分崇拜关公,入关颁诏供奉关公,号曰“忠义神武关圣大帝”,时为公元1653年。

    注意!就在顺治皇帝时期,1655年,荷兰东印度公司派特使前往北京谒见顺治皇帝,试图叩开中华帝国的贸易大门。当年6月中旬16人组成的荷兰使团从巴达维亚乘船出发,两个月后抵达南中国海岸。9月初,清政府安排使团下榻广州第二年3月,安排荷兰使团进京,10月2日在紫禁城觐见顺治皇帝1657年1月下旬,荷兰使团返回广州,3月下旬回到荷兰巴达维亚。这是荷兰首批赴华使团,目的是请求清王朝允许荷兰东印度公司扩大在华贸易。

这批使团成员,在中国东南沿海考察逗留半年,又一直向北数千公里,沿途看到了官府百姓对关公的虔诚敬奉。说不定在紫禁城与顺治皇帝交谈时,皇帝还提到了中华武圣关公。特使团的管家约翰·纽霍夫Johan Nieuhoff ,在旅途中详细记录了各地见闻,画了大量速写,1665年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出版了游记《从荷兰东印度公司派往鞑靼国谒见中国皇帝的外交使团》附有100多幅插图。这是继马可·波罗游记之后,一部在西方广为流传的中国现场报道,后世不断翻印再版。同在阿姆斯特丹的约翰内斯·布劳Joan Blaeu,在绘制世界地图时,也许与约翰·纽霍夫Johan Nieuhoff彻夜长谈,了解东方中国风土人情,知道了中华武圣关公。真是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,约翰内斯·布劳笔下的关公,就像一位欧洲血统的关老爷。侍立于后的周仓,更像一位欧洲武士。

就在欧洲世界大地图出版的日子里,我们的康熙皇帝,自称刘备转世,封关公为“协天伏魔大帝”,亲临关公故乡解州关帝庙参拜,在关公神像前大呼:“二弟,大哥看你来了!”他亲笔题写“义炳乾坤”御匾,至今仍悬于解州关帝殿堂之上。

世界大地图,为什么是欧洲的荷兰人绘制?朱正明说,荷兰濒临大西洋,手工业发达,自然资源却很稀缺。许多荷兰人航海经商,赚取很多钱财成为欧洲最富庶的地区之一。

1581年,荷兰赢得国家独立,工商业迅速发展。当时,荷兰造船业居世界首位仅首都就有上百家造船厂,商船吨位占当时欧洲的3/4,几乎垄断了海上贸易。挪威的木材、丹麦的鱼类、波兰的粮食、俄国的毛皮、东南亚的香料、印度的棉纺织品、中国的丝绸和瓷器等等,大都由荷兰商船转运销售。当时的阿姆斯特丹,港内经常有2000多艘商船停泊。

17世纪前后,荷兰与英国的四次战争,是为了争夺海上贸易主导权,《世界大地图》出版的1665年,正是第二次战争开始的头一年。商贸需要,航海需要,争霸需要,战争需要,世界大地图自然就成了国家的需要。

朱正明高兴地说,“350多年前,中华武圣关公就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使者,成为中华民族的道德偶像,被西方文化尊崇。如今,中华关公文化,成为一带一路的桥梁纽带。遍及世界的华夏子孙,在海内外建起了数以万计的关公殿堂,仅台湾就有700多座,关帝文化社团如雨后春笋般发展。每年关帝诞辰或金秋时节,海峡两岸乃至世界各地相继举办声势浩大的朝圣大典或文化论坛,以此联络海内外华人情感,促进经济文化振兴,促进社会和谐纯净。”(文/朱墨  /岗嘎 

 

 

 



 关帝文化

湖北当阳:关公文化小镇关公雕像评选告罄
洪濑天香:春雨中数千民众簇拥关公巡游祈福
春节期间:海内外关帝文化活动丰富多彩
新年新春: 海内外嘉宾深情寄语2019
湖南韶山: 毛泽东从关公桥潇洒走过……
百年之谜: 欧洲1665年古地图,中国版土屹立武圣关公
新年元旦: 向99位朋友赠送《走遍天下访关圣》西藏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