摄影术发明才160年,关公却是1800年前的英雄豪杰,自然没能留下自己的写真。于是,有暸民间说书人的潇洒自如,有暸《三国演义》的畅快淋漓,有暸诗人画家的神形兼备,更有暸京剧舞台上的红脸长髯。

  于是,人们崇奉的关圣帝君,成暸多姿多彩的,成暸变幻无穷的,也许这就是海内外关帝形象千差万别的缘由——

  在儒家书斋,关夫子被安置得文质彬彬,之乎者也;在道家宫观,道长们把关公塑造得虚浮飘渺,清净自然;在佛家寺院,关公又被点化得四大皆空,善哉善哉;在财神殿堂,关老爷出落得金光灿烂,浑身上下放射着招财进宝的光芒。

  当今世界,关帝圣像已经成为平安的温馨护佑,作为忠义的神圣宣誓,作为辟邪的浩然正气,作为诚信的形象代言,作为团结的坚固纽带,作为思乡的绵绵情结,作为中华民族的道德偶像……


世界关帝圣像
(朱正明 摄影)
金卡关帝圣像
(世界关公文化促进会 、美国纽约关帝庙制作)
水晶关帝圣像
(世界关公文化促进会 、美国纽约关帝庙制作)
陶瓷关帝圣像
(世界关公文化促进会 、美国纽约关帝庙制作)
身首魂尊合一关帝像
(北京关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制作)
关帝金卡
(美国纽约关帝庙和荆州关帝庙 制作)